該找牛郎?心理諮商師?或占卜師?

作為一個占卜從業人員,丹尼爾對於自我的期許是「能對客戶說實話,並且能提供良好的解決建議」,不過在職業的過程當中,客戶不一定會這麼期待,反而是想從這裡得到其他的東西,丹尼爾有時候會開玩笑的說「牛郎、心理諮商師和占卜師各司其職,如果不想聽實話就不要來找我」。

很多客戶(特別是女性客戶)常會期待占卜師能多說一點中聽的話,能在他們遇到人生困境時安慰一下受傷或空虛的心靈,不過就丹尼爾的觀點而言,要找人說好聽的話,應該要去找牛郎(或酒家女),而不是來找占卜師,人家陪酒陪笑的一個小時收你多少錢?占卜師又收你多少錢?更何況占卜師絕少會比牛郎(或酒家女)來得帥氣(或美麗),無法達到賞心悅目的效果。

另外一些客人,則是只想找人說說話,發洩心中的情緒,其實這些人也不應該來找占卜師,而是應該找心理諮商師聊聊,因為心理諮商師的工作主要是聽你說話收你的錢,而且是計時收費,在某些醫院還有健保門診可以掛號,算是經濟實惠的好選擇。

什麼時候該來找占卜師呢?應該是你面對到困境想搞清楚狀況,並且希望得到好的建議時才來找占卜師,而占卜師的職責是告訴你現實的狀況,而不是聽你說話發洩情緒;同時占卜師也是要提出建議,而不只是說好聽的話,這樣才會對客人真的有幫助。

閱讀更多

生在星座交界日的人有兩個星座?

在網路上有一種廣為流傳的說法,認為出生在星座交界日的人,會兼有前後兩個星座的特質,所以兩個星座對他的分析都可以參考;丹尼爾認為基本上這種說法是「錯誤」的,每個人出生時必然只有一個太陽星座,即使是出生在星座交界日的人也不例外,會有這種說法的出現,丹尼爾認為是對於占星學上「星座」的定義和認識不清所導致。

若是以西方占星學的觀點來看,太陽星座其實就是農民曆上的「節氣」,只是漢民族把時間分成十二個節和十二個氣,總稱二十四節氣,而歐洲人只分成十二個太陽星座,同樣都是作為農耕時令的參考;因此十二個太陽星座就是把太陽在黃道帶上運行的位置均分為十二個部分,每個部分約佔三十天的時間。

一般人所謂的星座交界日,在占星學上應該是稱為太陽轉換星座日,也就是說太陽在這一天會經過兩個星座,因此在這一天當中有一段時間太陽會位於前一個星座,而到某一個時間點之後就轉換到下一個星座;因此若是在這一天出生的人,就要看他出生的時間點,若是在轉換的時間之前出生,就是屬於前一個星座,若是在轉換的時間之後出生就會是下一個星座,並不會有一半一半的狀況發生。

出生在星座交界日的人,若是想知道自己正確的太陽星座,可以使用專業的占星軟體,輸入自己的出生年、月、日、時間、地點後就會得到定論,沒有軟體或不想找軟體來研究的人,也可以利用下面連結當中的表格查詢,這是比較簡單明瞭的方式。

延伸閱讀:
太陽轉換星座時間表

閱讀更多

為什麼現代人算命無法”神準”?

很多愛看西方奇幻文學或東方武俠小說的人都會感嘆,為什麼在書中故事的算命師都可以「神準」,而現實世界的算命師好像總是「測不準」,這當中就會對於現代的算命師起了「學藝不精」的質疑,或是努力尋訪世外高人的不傳之秘,希望能找到這些神準的秘訣,不過就丹尼爾的觀點來看,無法神準不只是本應如此,而且最好是不要神準才比較妥當。

基本上算命的方法千百種,但若是以「命理學」的大宗而言,大多是以個人的出生年月日時間(或加上地點)去算出個人的本命以及運勢,雖然由本命及運勢都是不會變的,但並不表示相同出生時間的人就必然會發生相同的事情,否則雙胞胎應該都會和同一個人結婚,或是和另一對雙胞胎結婚才是,而造成相同命運卻發生不同事件的最大原因則是「個人自由意志的選擇」。

不論東方或西方,古代算命之所以會神準,是因為那是在一個較為封閉而不太會變動的社會與文化情境,在那個時代的外在變數基本上是固定的,所以個人可以自由選擇的空間不大,也因此只要知道一個人的本命及運勢,再配合當時的時代潮流,就可以推測出當事人會如何選擇,進一步也就會知道當事人會發生什麼事情,這並不是一件特別困難的事情。

但是到了現代,環境的變遷快速,個人可以自由選擇的範圍也大增;就職業選擇來說,早已經不是三百六十行的時代,而是三百六十萬行的時代,要能從命盤中直接算出對方的職業未免如大海撈針一樣困難;以婚姻而言,現代媒妁之言已大為漸少,取而代之的是自由戀愛甚至網路交友合婚,可以選擇的對象無遠弗界,再加上社會風氣的開放,人種、職業、年齡甚至性別早已無法限制結婚的對象,要能預測出結婚的對象是誰又談何容易?

再者,自由選擇的機會在固定不變的命與運之中提供了趨吉避凶的缺口,人生的多樣性與多變性早已不是古代算命術的固定公式可以完全預料,當代各種資訊的開放與流通,更提供了我們學習與省悟的機緣,可以找到更好的方法去面對命運中的各種挑戰;由此看來,對於「神準」的追求只是一種復古情懷的迷思,實際上並不可能,更何況如果所有發生的事情都可以完全被算出來的話,那就否定了趨吉避凶的可能了!

閱讀更多

出勘誤表的書表示錯誤很多?

前一陣子逛到一個討論區,當中有人提到,他在某個網站上看到某本塔羅書作者有登出勘誤表,他質疑這本書的錯誤很多,同時也對這本書的內容產生了不信任感,丹尼爾看到了當場傻眼!就印刷出版品而言,去除觀念是否正確這種主觀判斷的部分,因為打字.排版.印刷及作者筆誤等等的問題而發生的錯誤,其實是普遍存在的一件事情.

閱讀更多

塔羅日記與每日占卜的不同

從2004年丹尼爾及許多同好出了一堆塔羅牌占卜的書之後,「塔羅日記」在臺灣似乎開始成為一個流行的說法,支持者認為這是學習塔羅牌的好方法,而反對者則嗤之以鼻不屑到了極點,向日葵同學還為此寫了一篇塔羅日記的實作與功用來進一步說明書中不足之處,丹尼爾雖然在網路上回了幾篇文章,但反對者始終認為「塔羅日記是一種占卜」,而不願意接受其為一有效的「非占卜練習法」,丹尼爾認為這是因為大家不太清楚塔羅日記與每日占卜有何不同。

基本上在臺灣,丹尼爾算是「塔羅日記」的始作蛹者之一,從2000年開始收費教學到現在,每個班級總是花很多時間在和學生談論塔羅日記的觀念,也帶著學生作塔羅日記的練習;塔羅日記的教學設計,靈感來自於Joan Bunning在Learning the Tarot一書中提到的「每日占卜(The Daily Reading)」,但是丹尼爾上課的設計,是將塔羅日記與占卜練習當成兩種互補的練習,所以這裡針對塔羅日記與占卜練習的不同提出一點基本的介紹:

一.目的不同

占卜練習是以實戰解答事件的問題為主;塔羅日記是以觀照自己整體生活能量狀況為主。

二.條件不同

占卜練習必要有特定範圍的問題與事件;塔羅日記則不必提出任何具體的問題。

三.方向不同

占卜練習是由牌面意義去推論出事件的狀況;塔羅日記則是由一天的事件當中搜尋思索出與早上抽到的牌義有何對應。

四.時效不同

占卜練習觀察的重點是當下的事件,只對特定事件短期內有意義;塔羅日記則可以經年累月不斷增添,越是長期的觀察越能看出自己人生的某些特性,經由反省得到改進。

有些人以為塔羅日記是每日占卜,所以認為抽到的牌應該會反映這一天當中「我認為重要的事」,或者「對我有特定的啟示」,但是這樣的期待只會發生在每日占卜當中,而不會發生在塔羅日記當中,塔羅日記只是一種對於生活的觀照,但並不具有趨吉避凶的功能,也因此它就不會有占卜的特性和功能,把二者混為一談,再來攻擊塔羅日記只用一張牌去占卜的缺失,是犯了邏輯上「打擊稻草人」的錯誤。

學習塔羅牌只能透過占卜練習嗎?也許反向的塔羅日記可以提供給大家另類的思考空間。

閱讀更多

幫助人慘遭惡報的奇怪說法?

學生在上課問了一個常見的質疑,「為何很多人流傳幫人家算命的人都會慘遭惡報?是不是每個人原本就有一些註定要遇到的劫難,如果你去指點他避開了,那你就要幫他承擔後果。」對於這種「好心沒好報」的說法,就丹尼爾的觀點來看是一種以訛傳訛的誤解,如果真的幫助別人會慘遭惡報,那麼還有誰要去幫助別人?

古往今來各大宗教,大都鼓勵信徒(甚至非信徒)去幫助別人,就傳統民間信仰的說法是「積陰德」,在佛教系統也常稱為「結善緣」或「作功德」,至於基督宗教系統則認為這是「積財寶在天上」,基於因果業報的原則-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幫助人有善報這應該是個正確的大方向吧!

若是限縮來看,有人認為幫助別人可以,但是不可以指點人避開命定的劫難,那麼這個命定的劫難又是如何去認定的?還是說大家只可以錦上添花,但不可以雪中送炭?不過就丹尼爾的記憶沒錯,似乎宗教故事中說的大都是雪中送炭比較可貴,這種說法似乎又站不住腳.更何況命定的劫難如何認定有其困難性,你怎麼知道你這次幫助的事情是不是他命定的劫難?如果無意之間幫到別人渡過命定的劫難就要遭受惡報,那麼不就變成善有惡報了嗎?

或者說,不論是不是命定的劫難都可以幫忙啦,但是「不可以用算命的方法,因為算命是洩露天機,所以會慘遭惡報」。這種說法就更玄了!因為「洩露天機會慘遭惡報」這種說法的前提假設是-有一種東西叫天機,而說出天機者就會慘遭惡報-那麼,請問「天機」由誰來界定?天機的界線和範圍在那裡?洩露天機的處罰又由誰來執行?至少到目前為止,這三個問題丹尼爾都沒得到過合理可以說服我的答案,因此,也就無從知道幫別人算命的人是否因為洩露天而慘遭惡報了。

就丹尼爾的立場來看,人生本來有其本命的限制,也有固定的運勢,但會發生何事還是取決於人的選擇,如果有人能在選擇之前勸你改變,那麼困難並非無法克服或避開,所謂的「趨吉避凶」也才有可能;能為人提供「趨吉避凶」建議的人,怎麼看都是在幫助別人,要說這些人會因此而慘遭惡報,在理論上怎麼樣都是說不通的。

閱讀更多

神秘學與唯物論的不相容性

唯物論與唯心論是西方哲學上兩大主流”本體論”的說法,如果把西方神秘學的理論放入到哲學體系中去觀察,則會發現神秘學的觀點比較接近於唯心論的角度,而與唯物論有明顯的不相容性,近來在網路上看到了某些人宣稱存在”神秘學的唯物觀點”,就丹尼爾的角度來看,這些人不是誤解了神秘學,就是誤解了唯物論,把這兩個不相容的理論套在一起,其實真的大有問題。

首先談談唯物論與唯心論的差別,基本上唯物論是認為物質決定意識,所以意識所存奠基於物質,若是物質基礎不存在,那麼就不可能有意識的存在;相反的,唯心論是認為由意識決定物質,因此意識是物質存在的基礎,若是意識不存在,那麼就不可能有物質的存在。

丹尼爾認同這個分別是個”本體論”的問題,因為這涉及到你會認為(或相信)什麼為”真”,以及用什麼作為判別真的標準,在這個部分,現代自然科學很顯然地偏向唯物論的立場,並以經驗主義的知識論為基礎建構出來一套的知識體系。

但是基本上丹尼爾認為”神秘學”研究的也包括非物質界的主題,並且大都認為在可見的物質世界之上還有更高的精神世界,這麼一來,說神秘學有唯物觀點似乎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當然,也許那些人對於”唯物”這兩個字的說法並不一定是指涉到本體論的意涵,不過把唯心與唯物並排又說自己不是指涉到本體論就更讓人覺得好奇,究竟這樣的觀點是怎麼來的?

附帶談一下,有人曾問丹尼爾是否有意前往中華人民共和國發展?丹尼爾覺得,如果現在那裡還是堅持(包含唯物論觀點的)共產主義的政權在主政,那麼神秘學這些東西在官方說法當中必定被歸類為”違法的迷信和怪力亂神”,連新浪網的星座運勢簡訊都被禁止了,真正的神秘學在那裡能有什麼搞頭?如果要搞符合唯物論觀點的神秘學,那麼神秘學就不再是神秘學了。

閱讀更多

漸進發展的塔羅占卜

對於使用塔羅牌來占卜這件事,有些人認為是遠古神秘傳承的一種技術,因此就有一種追本溯源的精神,想要去找到「最原始」的塔羅牌本來是怎麼樣,因此不論牌的圖案.牌的占卜意義甚至是占卜的流程儀式,都希望找到最「正統」的東西,不過就丹尼爾的觀點來看,用塔羅牌來占卜的技術是漸進累加發展出來的東西,宣稱自己的說法是最原始正統的反而是一種迷思。

依據現有的文獻考察會發現,最早被稱為塔羅牌的東西張數與內容並不固定,只是對於某一類有圖案卡片的總稱,直到馬賽牌等大量印刷的牌出現之後,張數與結構才漸漸固定下來;不過當時這些大量印刷的紙牌主要並不是作為占卜之用,而是如現在的樸克牌一般用來玩遊戲睹博的,所以要說最原始的塔羅牌傳承是占卜,似乎是有點勉強的說法。

到了十八世紀中,歐洲的神秘學家開始注意到塔羅牌,並對之進行比較系統性的研究,不論是埃及起源說、希伯來起源說甚至印度起源說和中國起源說,出現的時間都不早於十八世紀;而也就在這個時候,開始有用塔羅牌占卜這回事被記錄下來。

在當時,會使用塔羅牌來占卜的人大多是精通多項數術的魔法師,並且也把塔羅牌占卜當成是魔法的一種,因此丹尼爾才會說在塔羅牌開始用來占卜的這段時間,其實算是魔法與占卜合一的時期;而這個時候的占卜技術,比較多是把塔羅牌當成開發靈感或通靈的工具,所以每張塔羅牌並沒有固定的占卜意義,被記錄下來的牌義也是互相矛盾,若是說有人認為塔羅牌有所謂「亙古不變的原始牌義」,必然是對這個時期的文獻沒有深入地研究。

又經過了一百多年的發展,到了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也就是英國著名的黃金黎明成立的時期,由於這一代神秘學家的努力,整理出一套比較有規則與邏輯性的占卜牌義,其中又以黃金黎明的創始人馬瑟斯與設計萊得.偉特牌的偉特最為重要,他們所整理的占卜牌義在現代被當成「經典」,也就是一般人所稱的主流牌義,其他如設計托特牌的克勞力,以及設計光之教堂塔羅牌的沙因,也都整理出自己的一套占卜牌義;所以說主流不是唯一的標準版本,如果有人宣稱自己的占卜牌義是「最正確的」,恐怕就忽視了歷史上呈現的多樣性。

從歷史文件來看,偉特所著的「圖解塔羅」一書當中的賽爾特十字牌陣,是第一個把特定牌陣位置賦與特定意義的資料,在之前所流傳的說法,由於重視通靈或靈感,所以占卜時所用的牌往往超過四五十張,並且不是每個位置都有其特定意義,而是要看這些牌呈現出來的結構;由這樣的脈絡來看,不去注重牌陣中特定位置意義的論法是比較早出現的,而現代意義的牌陣解牌法則出現則是近百年來的事情。

不過由於偉特塔羅牌與黃金黎明學說的廣為流傳,使用特定位置意義的牌陣來占卜己經在這一百年中漸漸成為主流,在二十世紀七十到八十年代塔羅牌書籍第一次大量出現的時候,大部分的書都已經開始始用特定位置意義的牌陣,而所謂的「經典牌陣」也是在這段時間被累積出來。

簡單整理一下,塔羅牌的張數與結構標準化大約三百年,開始用來占卜約兩百年,出現經典的占卜牌義大約一百年,現在廣為使用的牌陣解牌法流行還不到五十年;其實大家用的東西都是很新才發展出來的,何必為了增加自己認為的神秘性而拚命地託古呢?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