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業、業力與業障

丹尼爾與同學們聚餐被催稿,就找個時間把這篇想了很久的文章寫出來,如有疑問或疏漏之處歡迎回應。

許多人一聽到「業」,就被嚇到魂飛魄散,或是避之惟恐不及,其實就西方神秘學的觀念來看,業不過就是「過去發生的事情」,所以只要有過去,就開始產生了業,個人有過去產生自己的業,團體有過去產生集體的業,地球有過去所以就整個地球來說她也有自己的業,而我們所存在的這個宇宙也有過去,所以宇宙也有業;簡單來說,我們每天的思想、言語、行為、情緒都不斷在產生新的業,就這樣看來,業是一件再平常不過的事情,實在沒有什麼需要怕的。

不過談到「業力」或是「業報」,引起的誤解就更多了,有些人害怕「業力」或「業報」,就丹尼爾來看也是一種無明的恐懼;「業力」用白話文來講就是「因果關係」,種什麼因得什麼果,每個思想、言語、行為、情緒都有他特定的作用力,造成特定的結果,這不是簡單又合理的一件事嗎?到底有什麼好怕的,如果這個世界脫離了因果律,變得無法理解與預測,才是真正的可怕吧!

至於說到「業報」,翻譯成白話文也就是「所有的作用力都會回到自己身上」,你做了好事就得好報,你有善念就得善報;如果做了壞事就得壞報,有惡念就得惡報。因此,所有的人都必須為自己的思想、言語、行為與情緒負責,因為所有的作用力都會回到自己身上,這不是一件極其公平的事情嗎?

依據能量平衡的原則,業力與業報都是無法躲避的,所有的付出必然會有相應的收獲,這就是宇宙的法則。所以想得到好處嗎?不用考慮太多就去做吧!遇到衰事呢?必然是由你之前所做的事情所引來!但這種說法並不是宿命論,而是一種積極的創造論,也就是說-雖然過去已經做的事情無法改變,但只要我從現在開始行動,未來就可以改變。

從西方神秘學的觀點來看,「業障」並不同於業力與業報;就以現代的語言來表述,業障是指「受到過去做的事情產生的效果所限制」,由於我們無時無刻都受到業力與業報的影響,所以業力與業報並不是我們被限制的充份條件,會產生「障」(限制),主要還是在於我們自己的心理、認知、情緒與思想所造成。所謂的「消業障」,並不是去改變外在的狀況或是干擾業力的作用,而是努力修持內在,使我們不被外物及心性所限制,產生錯誤的想法與行動。

由此看來,佛家講的「福慧雙修」,實在是面對業、業力與業障十分簡捷有力的指引;修福,是在努力行動創造福報的因,透過業力的作用得到幫助,而修慧,則是著重於內在的修持,以免被業力與業報的作用所限制,越是簡單的方法越是容易被忽略,佛陀也曾說過「神通不敵業力」,與其想盡辦法希望避開業、業力與業報,不如依循「福慧雙修」的路線去面對吧!

閱讀更多

十年後又輪回到占星白羊班

有人聽聞丹尼爾出道十多年了,就以為丹尼爾的年紀很大,不過每次丹尼爾都說自己是出道早,所以年資自然就多了一些;如果不論免費練習與友情贊助的時間,丹尼爾開始幫人占星收費是從1995年開始,當年王中和老師在外雙溪開設了「生命之眼文化廣場」,由於天星客學長的介紹,丹尼爾就開始在那裡打工賺點零用錢,當時除了王中和老師有提供占星服務之外,還有知名的董惟森老師也有駐點,天星客學長則是以托特牌的塔羅占卜為主;但是由於地處偏遠平日沒什麼客人,經營不到一年就收攤休息,也結束了丹尼爾第一段駐點服務的日子。

到了1999年丹尼爾將退伍前,王中和老師在復興南路仁愛路口附近重起爐灶,更名為「生命之眼身心靈中心」,除了提供占卜服務之外,也辦相關的推廣課程與讀書會,雖然當年天星客學長已經出國進修,但是仍然熱情推薦丹尼爾在中心開課,為了配合丹尼爾當兵放假的時間,把課程安排在星期六下午,這就是十年前丹尼爾開設的第一個商業收費占星課,後來被標名為占星白羊班。

由於來參加課程的同學都已經有一定的基礎,所以丹尼爾並沒有從頭教起,跳過行星、星座、宮位、相位等基本定義的部分,直接由出生圖的綜合解法入手;同學們參加了出生圖解釋班後反應不錯,所以後續又接連開了推運與合圖課程;原本計劃好要開始招收塔羅入門班,後來因為中心營收不佳與內部問題而結束營業,計劃中的塔羅入門班也移到合作的餐廳開課。

十年過去了,中間陸陸續續開了十一個占星班,2009年,心語的張老師把工作室搬到復興北路,其實離當年丹尼爾開第一個占星班的生命之眼也不遠,2010年初,又要開始一個新的占星班,依照星座輪值正好又回到白羊班,不知不覺想起了許多往事。

是的,這是一篇懷舊文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