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塔羅與學習外語

這篇文章不是要告訴大家要學好塔羅牌就要好好充實外語能力,這樣才能去接觸更多更廣的資料,在這裡丹尼爾要以大家都曾有過學習外語的經驗,來類比學習塔羅占卜的過程,好讓大家可以了解各種學習方法的優缺點,並依照自己的習慣選擇自己適合的學習方式;塔羅占卜的解釋,通常都是把塔羅牌所呈現出來的訊息解讀出來成為人類的語言,所以丹尼爾常類比為把塔羅語言翻譯為人類語言的過程。

若是以學習語言來比喻,對於每張塔羅牌牌義的認識,就相當於認識外語的單字一樣,有些人認為需要背單字,有些人覺得不用背單字,這就和學習塔羅過程中需不需要背牌義的爭議有點類似,以丹尼爾個人的經驗來看,基礎的牌義是必須要記憶的,如果連單字都完全不認識,要去學一種語言就幾乎不可能了。

現代塔羅牌的占卜牌陣,可以比喻為學習語言的句法,當使用固定位置意義的牌陣占卜時,就如同使用固定的句法來造句和翻譯一樣,雖然有人覺得失之生硬,但是對於初學者來說是很好的指引;不使用固定位置意義的牌陣占卜,則是比較接近自然語言學習法,應用大量的對話和閱讀讓你在反覆練習中慢慢熟練,但當中仍然有其邏輯性存在.以丹尼爾的觀點來看,使用固定位置意義的牌陣是比較穩當的方法,有基本句法的指引比較不會出大錯,而不使用固定位置意義的牌陣占卜,雖然感覺上比較自由,但是發生錯誤的機會比較高。

至於某一張牌與另一張牌同時出現的綜合解讀,則可類比為片語或慣用語的學習,會這些綜合解讀的方法可以更深入地看到一些東西,但即使完全不懂照基本的方式解釋,也可以解讀出正確的答案;以丹尼爾的觀點來看,綜合解讀的方法五花八門,也屬於比較進階的技巧,所以並不建議初學者去使用。

有些人在解讀塔羅牌當中十分強調靈感或是直覺,其實大部分只是一種解讀習慣的反射,就如我們熟悉一種語言之後,可以不假思索地說出符合語法與文意的句子,這並不是所謂的靈感或直覺,只是一種習慣成自然的語感而已.在丹尼爾的教學經驗中,不論是使用何種方式學習,經過足夠的練習與訓練之後,幾乎所有的人都可以產生所謂的「塔羅語感」,到了這個階段,就不用非常費力地去分析單字(牌義)和句法(牌陣),而能自然地解讀出正確的訊息。

至於在占卜當中給當事人的建議,則可以類比為「文學評論」的功能,你必然要先能看懂這篇文章才能評論,所以占卜當中給當事人的建議必然立基於對於塔羅牌正確的解讀,但是就如文學評論有品味、層次、角度的不同,占卜者給人的建議也有各式各樣不同的可能性,這個部分就取決於每個占卜者個人的觀點與人生歷練了

閱讀全文

何時是適婚年齡?

一般人談到適婚年齡,大多是以傳宗接代的角度來看女性,生物學上認為二十到三十歲是女性最適合懷孕的年紀,因此就把這個適合繁殖的年紀硬套到女性的身上,說女性的適婚年齡是二十到三十歲,但結婚並不是只為了傳宗接代,兩個人共同生活是否幸福才是最重要的事情,更何況並不是每個人的運勢都適合在二十到三十歲懷孕!所以下面丹尼爾要談談就占星學來說何時才是適婚年齡。

要能結個幸福的好婚,丹尼爾認為在運勢上通常要符合三個條件:1.本身有想結婚的運勢;2.能出現適合對象的運勢;3.能辨認出適合結婚對象的運勢;這三種運勢都齊備了才能造就出一對幸福的新人,否則可能會有一些問題發生。

許多人嘴裡都說自己想要結婚,但實際上卻處處逃避,這種自己不願意的狀況,要能結婚是非常的困難;也許在社會的壓力下在某些年份會比較有想結婚的念頭,不過仍然要自己願意才能找到適合的伴侶,大家大概很少聽到被逼婚還能幸福的吧!

若是到了自己想要結婚的運勢,或是迫於社會壓力開始尋找自己的終身伴侶,大部分的人都會卡在「沒有出現適合的對象」!其實要出現適合的對象也有其特別的運勢,並不是說不在自己的好運勢之下就不會出現對象,而是容易會出現不那麼理想的對象,若是在這個狀況下勉強自己去接受對方,常常會出現不幸福的婚姻。

即使自己本身想結婚,又出現了適合結婚的對象,仍然可能無法成就一段好姻緣,其中最主要的問題就是卡在當事人的判斷力!在有些時候運勢比較差,就很難判斷出來哪一個才是適合自己的對象,明明很適合的人在身邊,還會去選擇那個容易吵架又不長久的人,真的是人生的不得已啊。

所以丹尼爾常會勸未婚的女性要有耐性,婚姻大事還是寧缺勿濫,特別是若與不適合的對象又生出了孩子,到時候要離婚就更千頭萬緒了!與其如此還不如等到適合的運勢畢其功於一役,這才是一勞永逸的方法。

閱讀全文

上過課就能成為職業的塔羅占卜師嗎?

這幾年塔羅牌在臺灣開始流行,號稱學過塔羅牌或會算塔羅牌的人也越來越多,曾有學生問丹尼爾,為什麼不以「能執業的專業塔羅占卜師訓練班」為號召?以丹尼爾的經驗來看,單靠塔羅占卜作為養家活口的職業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以為上過課就能成為職業的塔羅占卜師則是太天真的想法,以執業的希望來吸引學生,若是之後他們發現真相並不是如此,該如何對學生負責呢?

丹尼爾的塔羅牌課程是以大量的上課練習來養成學生占卜的實力,雖然說大部分同學都能學會基本的占卜技巧,不過即使是同一個班上的同學,彼此之間的程度也差別很大,能有職業級的實力除了天份之外,自己的努力也是很重要的一部分;要丹尼爾去保証每個來學習的學生都能達到職業級的水準是不可能的一件事。

即使有學生的實力到達職業級的水準,丹尼爾也不建議學生走進塔羅占卜這個行業,因為只算塔羅牌要活下去都很困難了,更別說要養家活口;以目前台北市行情價一個問題三百到五百的水準來看,要達到基本工資約一萬八千元來說,一個月就要有三十六到六十個客戶,也就是一天要有一到兩個客人才能存活,問題是對於一個初初入行的菜鳥來說,一個星期能有一兩個客戶就很不錯了,如果再扣掉要租攤位或是場地費用的成本,活不活得下去都是個問題。

除了現實的考量之外,自身的性格及對占卜的態度也會影響到執業的可行性,例如有些占卜者太容易受到問卜者的事件影響自己的情緒,或是會對於已經占卜過的事情念念不忘,這些人都不是很適合作職業的塔羅占卜者,若是勉強自己執業而大量的占卜,可能很快就會被負面的情緒攪亂自己的生活,甚至影響到自己的健康。

所以對於已經上過課又有心作職業塔羅占卜師的學生,丹尼爾大多是「懇談勸退」的比較多,丹尼爾認為與其把塔羅占卜當成一個專職,不如配合你目前的職業作為輔助工具比較實在;例如丹尼爾有一些學生是保險業務員,他們就會用塔羅占卜作為服務客戶的工具,不但容易增加現有客戶的信任,在開發新客戶時也多了一個話題。

閱讀全文

由神秘學觀點談有機農業更深層的意義

現在紅遍半邊天的有機農業,最早的觀念來自於神秘學家魯道夫.史代納(Rudolf Steiner)在1924年提出的生機互動農耕法(Biodynamic Agriculture),在那個化肥與農藥還不普及的年代,談有機農業絕不是為了所謂的環保或是復古,而是有其更深刻的神秘學意義;在一般大眾還在談有機農產品應不應該放寬5%農藥殘留之際,丹尼爾想要由神秘學的角度來談談有機農業對於臺灣這塊土地更深的意義。

以神秘學的角度來看,個人是由四個面向所組成,肉體形構人類可見的外表,是人類生存於物質世界的基礎,乙太體與人體的氣與能量運作有關,是健康主要的指標,星芒體與人的慾望情緒有關,而自我意識則是主控這三個體的終極面向。

若以神秘學所分類的四層世界來看,礦物世界可比擬為一個國家的肉體,所謂的領土形構了一個國家可見的部分;植物世界可比擬為一個國家的乙太體,如果一個國家的植物生態受到破壞,整個國家就會處於生病的狀態;動物世界可比擬為一個國家的星靈體,是這個國家情緒與慾望的指標;人類世界則可比擬為一個國家的自我意識,是主控另外三層世界的主導力量。

有人說臺灣的人心病了,但生了什麼病?如何治病?大家都有許多不同的說法,如果以神秘學的角度來看,改善這個國家的植物世界,人心就會漸漸健全起來;讓植物世界以自己的力量慢慢復原,這方面荒野保護協會的荒地運動已經是非常好的開始;至於有意識地以人的力量去改善植物世界,有機農業則是非常重要的手段。

魯道夫.史代納提出生機互動農耕法,當中很重要的一個面向即是要治療歐洲當時的人心,而經過八十多年的努力,我們看到生機互動農耕及其他有機農業發展最力的德國,在歷經戰爭與國家分裂的種種危機之後,慢慢發展成一個更健全而有活力的國家,不只在經濟、政治等方面主導歐盟的發展,在再生能源及環保等未來性的產業上也居於領先的地位,若是以神秘學的角度來看,這絕對與當地眾多的有機農作有關。

當然,由植物世界的療癒影響到人心及整個國家的發展並不是一蹴可及,也不可能立即轉變整個社會,但最基本的食用或使用有機農產品,就會對自身的健康帶來有益的影響,消費本地生產的有機農產品進而帶動本地有機耕作的面積增加,對於整個國家也會有正面的作用;所以說,有機農業不只是為了吃得健康或是環境保護那麼簡單,由神秘學來看,對於整個植物世界進行療癒進而改善人心才是其更深刻的意義。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