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卜時術語越多表示越專業?

曾經和一個客人聊到,他曾經去找過某位有名的占星老師看星盤,結果那位老師跟他說了一堆術語,什麼星跟什麼星如何如何,宮位如何,相位如何,推運如何...等等,但他聽完之後完全不知道這些是什麼意思,然後這位占星老師就和他說他很有天份,可以去上他的占星課,丹尼爾聽完之後覺得很不妥,畢竟人家來找你看星盤是要聽你的解釋和建議,而不是來找你學占星的,講這麼多術語就表示自己很專業嗎?

基本上丹尼爾在占卜當中是幾乎完成不提到任何術語,一來客人是想要知道自己的狀況,解答自己的問題,而不是來找你學占星的,講那麼多術語客人根本聽不懂,對他也不會有什麼幫助;二來講術語又無法解釋清楚的話,反而會讓客人有更多誤解,但是通常在占卜當中又不可能有那麼多時間把術語的內涵講清楚,所以有時候不小心講了一個術語,可能就要花很多時間解釋,而了解這些又對當事人沒有什麼實際的幫助,就丹尼爾看來這樣作很浪費時間。

偏偏有些人就是覺得要多講術語才能讓客人覺得你專業,這是很要不得的心態,如果你的解釋很清楚,也能給客人現實可行的建議,人家才管你術語不術語,能解決問題最重要;就丹尼爾的觀點來看,在解讀中充斥術語反而是不專業的表現,因為他沒有足夠的專業把術語轉化成一般人能理解的語言,無法令客人理解到精確的意思,就丹尼爾來看這就是不專業。

其實丹尼爾認為術語就學習的角度來看很重要,畢竟所有的專業術語都有很精確的定義,在專業人士之間的溝通或是學習專業的過程當中,都是要用術語才能達到最準確的表達;但是在與客戶對談的過程中,客人不是專家,講術語他也聽不懂,反而容易引起誤解,這是專業的占卜者應該要極力去避免的。

所以在丹尼爾的教學過程中,都會告訴學生,在課堂當中我們用術語教學,用術語解釋,但是出了教室之外,你們應該把這些東西轉譯成一般人能懂的日常語言,這才是專業的表現。

閱讀全文

由幻想開始,以失望結束

與上課同學談論到學習塔羅牌的狀況,有感而發地寫下這篇文章。

許多人學習塔羅牌都是由幻想開始,最後以失望結束,怎麼說呢?這些人以為塔羅牌是萬能的,什麼都可以算,學會了就什麼都能知道,但是學到後來會覺得十分混亂,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算什麼,或是覺得遇到了「瓶頸」無法突破,最後只好失望地選擇放棄。

其實所有的占卜都有其限制,很多東西「明明是算不出來的」,但就有些自以為是高手的人說可以算得出來,其實這是一種誤導,也是給人一種錯誤的期待;比如說有很多人都會拿塔羅牌來算比賽,特別是世界盃足球賽那段時間,一堆人在預測誰會贏、誰會輸等等,其實比賽不是不能算,但是必定要由相關主事者來抽牌,如果德國隊總教頭來抽他們國家會不會得冠軍,那麼算準的機會就會非常高,但如果是由千里之外一個完全不相干的人來抽牌,那就完全只是猜猜看的遊戲,根本稱不上是一次有意義的占卜。

有些人一開始就以這類幻想為基礎,然後還強調「以事實來驗証」,有時候猜對了就覺得自己很神,猜錯了就很用功地檢討自己到底哪裡犯了錯;丹尼爾就一直搞不清楚怎麼用事實去驗証幻想?猜猜看最多只能反應個人的好惡和情緒反應,與現實狀況的比對完全看不出來有什麼意義。

另一類的常見的幻想丹尼爾稱為「想像出來的直覺」,很多人常幻想以為自己的直覺力很強,所以才可以「料事如神」,其實大部分的狀況這都只是自己一時的幻覺,而不是真正的直覺。

說這些人是被自己的幻覺所騙,主要是因為這些人的感覺大都帶有強烈的情緒,而且變幻莫測分秒不同,突然出現在意識的範圍當中,就誤以為這是直覺;而真正的直覺是要排除掉主觀情緒與印象,超越外在現象與概念的範疇,直接由靈性世界取得的資訊才是直覺,而且真正經過訓練的直覺是一種穩定而持續的能力,決不會出現那種「我現在沒直覺所以無法解牌(或會解錯牌)」的說法。

如果一個人不以正確的觀念去把占卜的基本功夫練好,只是每天以幻想的題目練習,用自以為是直覺的幻覺在解牌,那麼花再多功夫苦練也不會有什麼真正的成果;看到一些人最後失望地放棄塔羅牌,只能說他們一開始就走錯了路,到最後走不通也是必然的結果。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