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秒不同的西洋占星會比以時辰計的八字或斗數準確嗎?

在網路上看到某些人在比較西洋占星與八字或斗數時,會舉出”占星比較精確”的理由是-八字或斗數是以時辰來計算,兩個小時一個區間的分析是比較粗略的,但是西洋占星的星盤每分每秒都不同,所以可以作更精確的分析.當然就原始資料的多樣性而言,西洋占星是”可能”勝過八字或斗數,不過若回到實務面的運用時,丹尼爾不禁想問”出生時間可能精確嗎?”

閱讀更多

出生時間受到哪些因素的影響?

基本上丹尼爾認為,出生時間是個人占星的根本,因為我們是以個人出生年、月、日、時間.地點計算出的星象,來推斷與個人有關各種的各種資訊,由此來看,個人占星是以「今生的起點」為基礎來計算所有的東西,其基本假設即是「出生是今生的起點,而這個起點是有意義的」,那麼這個起點又受到什麼因素影響呢?

如果以西方神秘學的觀點來看,我們所選擇的今生是由兩大因素所組成:一是由父母遺傳而來的肉身特質,另一個則是累世輪迴的靈魂,通常我們的靈魂會去選擇我們的父母,而在精卵結合的那一刻就已經進入到母體之內了。

由此開始,我們就已經受到這個物質世界的影響,但又沒有完全離開靈性世界,由於肉身還沒有脫離母體,因此還不算是正式進入今生的狀況;在懷孕的過程中,包括物質環境,父母的運勢、飲食以及星象狀況等都會影響到胎兒的成長。

自然產程的開始基本上是由胎兒的靈魂所發動,但能不能在靈魂所預計(或喜好)的時間生出來,還是受到母親和整個外在環境的影響,如果在自然生產的狀況下,比較容易是在靈魂所喜好的時間出生,而因難產而剖腹的狀況也許就不見得那麼如人意。

若是以擇吉時選擇剖腹的狀況,則出生時間就更多反映出父母的喜好,但若靈魂不願意在這個時候出生,就增加了死產的危險性,甚至可能在父母親選定的時間之前就早產出來,以符合自身靈魂的需要。

所以就丹尼爾的觀點來看,出生時星象不完全是個人主觀的選擇,靈魂能選擇的只有父母和發動產程的時間,至於其他方面則不受自己的控制,有人說「星盤是你自己選擇的人生藍圖」,丹尼爾認為只對了一部分,其實出生時間還是有很多的不得已。

閱讀更多

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被發現的十三星座

每隔一段時間,所謂的十三星座就會被大家發現一次,然後就有人去談星座日期移動的影響(你其實不是xx座的,而是oo座的),蛇夫座的個性如何如何,也有人以此批評星座的理論完全不準...等等,其實十三星座的說法早就不是新聞了,至少十多年前丹尼爾就常在BBS上回答相關的問題,既然最近又被問到了,就再寫一次比較完整的說明。

占星學上的星座(Signs)是以春分點為始,將太陽行經天球的軌道區間-黃道帶(Zodiac)等分為十二部分,每個星座大小相同,統稱黃道十二宮(Signs of Zodiac),占星學上所有的行星運動都會落入到這十二個星座當中的其中一個。

由於太陽每年經過黃道十二宮的日期大致相同,所以一般人只要知道自己的出生日期,大部分就可以知道自己出生時的太陽位於哪一個宮,也就是一般所稱的「太陽星座」(有時也更簡稱為「星座」)。

由此定義來看,星座必然只有十二個,哪來的十三個星座呢?這是由於占星學上定義的星座(Signs)和天文學上定義的星座(Constellations)不同,所產生的混淆和誤解。

天文學上將全天空分為八十八個大小不同的星座(Constellations),若是把太陽的軌道-黃道(ecliptic)-經過的所有星座(Constellations)都算進去,那麼是另一種定義的黃道星座(constellations of the ecliptic),而太陽經過這十三個星座的時間並不相等,也不是所有行星運動都在這十三個星座當中。

若是以天文學的定義來看,所有行星運動所會經歷的星座(zodiacal constellations of the planets)一共有二十一個,除了傳統的黃道十二宮(白羊座、金牛座、雙子座、巨蟹座、獅子座、處女座、天秤座、天蠍座、射手座、摩羯座、水瓶座、雙魚座)加上新來的蛇夫座之外,還有鯨魚座、烏鴉座、巨爵座、長蛇座、獵戶座、飛馬座、盾牌座和六分儀座.

如果認真地以天文學的定義重新去定位出生時星象的狀況,也許有人會得出諸如「我出生時的水星在六分儀座」之類的結論,但是這種說法無法在占星上作出任何有意義的解釋。

閱讀更多

塔羅占卜者的勇氣

對於一個塔羅占卜者而言,回答問卜者的問題是一種義務,但是遇到無法回答或看不出來的狀況,拒絕回答則需要勇氣,由於一般人認為塔羅占卜者”無所不知”的錯誤認知,導致對占卜者產生一種不得不回答的壓力,或是由於問卜者熱切地追問,而引誘占卜者以過度推論或猜測的方式給出答案,這對於問卜者及占卜者而言都不是一件好事。

其實塔羅占卜有其明確的界線和範圍-只能算近期的事件(期限最多不超過一年),一次只能處理一個明確的事件,以及只能問當事人有關且具有關鍵影響力的事件;但每一次的占卜訊息的明確與否則不盡相同,因此若是超出界線和範圍的問題會看不出來,而若占卜的訊息較為模糊則就無法看出細節,這是所有占卜都可能遇到的”極限”問題。

確實有一些占卜者深信占卜「沒有極限」,也就是任何事情都可以問,所有問題也都可以回答,就丹尼爾的看法這種想法未免過於自信,同時也不夠謙虛,這種過度自我膨脹的心態下進行占卜,難保不會遇到牛皮吹破的一天。

不過即使占卜師對這些極限心知肚明,但願不願意讓客人知道自己也有「極限」則是另外一回事,因為有些占卜師會認為「如果你問不到極限的話就讓你誤以為沒有極限也好」,這樣「造神」才會成功,也能增加客戶對自己的崇拜和信任,不過這種造神的作法久了,要誠實地承認自己也有極限就成為面子問題,也可能因此而必須過度推論或猜測才能回答客人的問題,這時候失準的危險也就大大的增加了。

其實丹尼爾認為最保險的方式,是在一開始就承認自己有極限,並把界限說清楚,在界限之內的事情,自然就能很有把握的回答,超出極限之外的問題,也能有勇氣地拒絕,這才是占卜者真正勇氣的展現。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