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個班的回憶(五):關於出了塔羅書的同學

丹尼爾開了七年的課,但許多人還是沒在「市面上」聽到什麼丹尼爾的學生出來執業,當然一般來說丹尼爾並不建議同學們到處打著丹尼爾的招牌,因為在這個業界丹尼爾的人面太廣,想要出來闖蕩江湖又背個師門名號,到處都要叫叔叔伯伯阿姨的,好像立刻就矮人一截似的!所以丹尼爾大多鼓勵同學們如果要出來闖蕩,最好就能打著自己的旗號,這樣比較不會限制了自己未來的發展.以下談到的幾位同學,大多是在文章或公開場合承認過有跟丹尼爾上過課的同學,其他不願曝光的同學就以後有空再介紹了。

在上過丹尼爾塔羅課程的同學當中,在業界名號最響亮的應該就是「塔羅葵花寶典」的作者向日葵同學,當年向日葵同學還是台大的學生,完全是文藝女青年的樣子,但目前已轉入企業界服務,把神秘學的知識與修為落實在更多人的服務當中;不過他的塔羅葵花寶典仍是國內最多人推薦的塔羅書之一。

另一位也很有名的則是「第一次塔羅占卜就上手」的作者清風同學,之前集中在道家書院上課,現在則在佛化人生及文化大學推廣部開班,其中文化大學推廣部的課程由於採取大班制並且價格便宜,也成為許多人第一次接觸塔羅牌的重要管道,在所有學生當中應當是「徒子徒孫」最多的一位。

另一位在業界也小有名氣的,是「輕鬆學塔羅」的作者Linda同學,雖然Linda同學之後又學了許多東西,現在也不以塔羅作為主要職業,不過他塔羅牌的功力也是十分深厚的。

在業界爭議性比較大的沈嶸同學,其實一開始接觸西方占卜類的課程,也是由丹尼爾的塔羅牌班上起,而且一口氣由入門上到高階,雖然之後也跟許多其他老師上過課,不過由他書中的內容及上課架構來看,仍有不少是取材於丹尼爾的塔羅牌班。

如果扣除翻譯的書不算,在國內塔羅牌入門書當中,這幾位作者的書應該是最常被推薦的吧!雖然不能把他們的功勞都算在自己身上,但看到這幾位同學後來的發展都不錯,也真的為他們高興。

三十個班的回憶(四):課程的演變

一期八堂課的塔羅牌班在丹尼爾開始推廣幾年之後,一度成為市場上開課方式的主流,但最早最早的權杖一班,並不是一期八堂課,而是一期六堂課;當時(2000)主要的參考對象是以救國團的才藝班為範本,價位也放在非常低的三千六百元(一堂課六百元),第一堂為歷史與簡介之後,第二堂為權杖與聖杯的小牌.第三堂為寶劍與錢幣的小牌.第四堂為宮廷牌.第五及第六堂為大牌;不過結束之後發現這樣子上課的效果並不好,所以由權杖二班開始就延長成為八堂課,收費同樣為一堂課六百元(但總價增加為四千八百元),這樣的價位持續了一段時間;後來在權杖七班之後調整為八堂課六千,這是維持最長時間的價位,直到寶劍七班之後才調整到八堂課八千。

丹尼爾的入門班上課可以分成三大部分:塔羅日記、牌義、牌陣占卜,這樣的結構是由權杖一班就開始到現在,但是在課堂當中所教的牌陣也隨著時間而有不同的變化,在權杖班時會很想把所有牌陣都教給同學,連小十字.六芒星等等大概都會教到七個牌陣,不過到聖杯三班之後就走比較務實路線,加強解牌練習之外也只會教五個牌陣,這樣學習的效率比較好。

進階班的內容也是漸漸變化,一開始的進階班雖然也是八堂課,但最後兩堂是牌陣發表,前六堂依序是1.塔羅牌的結構;2.牌陣理論與牌陣設計;3.塔羅牌的儀式與禁忌;4.大牌的逆位置;5.數字牌的逆位置;6.宮廷牌的逆位置;後來發現同學們有許多問題,因此在聖杯班之時加上塔羅牌的時序處理和塔羅牌的操作手法,將數字牌的逆位置與宮廷牌的逆位置兩堂課併為小牌的逆位置,並減少一堂牌陣發表的內容,就演變為現在進階班的上課結構。

高階班的內容差異比較小,第一次上高階班時內容為1.塔羅牌預測原理;2.塔羅牌的構圖;3.塔羅牌的象徵;4.塔羅牌的人物與神話;5.塔羅牌的色彩原理;6.塔羅牌的占星應用;7.塔羅牌的數字應用;8.塔羅牌中其他的神秘學傳統;兩次之後決定把第二與第三堂合併,同時在最後加上一堂塔羅牌的版本比較作為總結,其實塔羅牌還有更多東西可以談,但不知要如何放入這個架構,所以暫時就以這個版本為完成品吧!

丹尼爾的塔羅進階班不收插班生,這是從一開始就立下的規矩,不少上過其他老師塔羅入門課程的人,會打電話來要求希望能直接來上進階班,不過丹尼爾認為每個老師的課程設計都不同,入門或進階的內容也不盡相同,為了保障課程的一貫性和學生的學習權益,不接受插班生還是丹尼爾會繼續堅持下去的地方。

三十個班的回憶(三):塔羅寶劍一到十

在塔羅占卜當中,寶劍牌代表了問題與傷害,在丹尼爾開設寶劍班的同時,各種的挑戰也接踵而來,不只是反映在開課的狀況本身,也有許多是出現在丹尼爾的生活當中,算起來寶劍班的同學都是與我共患難的朋友,同時在寶劍班當中也有不少新的嚐試!

寶劍班的開課地點比起權杖班和聖杯班來說分散許多,有一半是在「佛化人生」開班,但其他開課地點則包括「Regina家」、「催眠水晶心靈花園」、「霖群心靈工作坊」、「心語身心靈工作室」等地方,嚐試與不同的地方效果各不相同,也有各自不同的問題需要處理,幸好所有的班都順利完成,同學的權益也沒有受損。

整體來看寶劍班的招生狀況不盡理想,最少也是有上三個人的超小班,同學又有時會意外缺課,變成一對二上課的家教班形式;在寶劍班當中進階班也開得特別少,高階班則是到寶劍九班的進階班結束之後才開成一次,距離上次開高階班已經隔了兩年之久,開班之時入門班已經開到錢幣二班了。

不論是開班地點或招生狀況來看都不是很順利的狀況,對照到丹尼爾的生活也是如此,特別是老婆懷孕過程當中併發症很多,小朋友出生時也有一些狀況,加上產後照護的過程,由產前到產後諮詢算是停了四個多月,但課程整體也只空了一個多月,所以才會說寶劍班的同學都是與我共患難的朋友啊!

不過在寶劍班的入門與進階班當中,丹尼爾都有嚐試改變上課的內容和講義,在進階班當中丹尼爾開始利用自己的書來當教材,在講解牌陣和逆位這兩堂課時發揮更大的效率,最後在寶劍十班時下定決心把入門班的講義重新整理改版,算是另一個比較大的改變。(有關課程演進的部分,就另開一篇來談談好了)

三十個班的回憶(二):塔羅聖杯一到十

在形色餐廳裝修的同時,另一位好朋友Isabelle正準備在台北車站附近開一家有關神秘學的商店,雖然是以她的老本行Aura-Soma為主,但也希望能展售一些進口的塔羅牌,占星書之類的東西,在課程的部分則是找上了丹尼爾來合作,所以接下來的聖杯一到聖杯十班就在她主導的「超心靈新時代商店」開班了!

雖然Isabelle希望能在她的店裡廣納各方好手來開班,後來也再打出「色彩奇蹟學苑」的副品牌來主攻開課的市場,不過除了眾多國外的Aura-Soma教師之外,國內教師能持續穩定開課的也只有丹尼爾一個人;在塔羅牌中聖杯牌代表了人的感情層面,包括親情、友情、愛情等等,在聖杯班開課的過程中,對於丹尼爾來說也經歷了不少感情的考驗。

話說「超心靈新時代商店」是個小地方,把辦公室、倉庫、廁所、店面、教室等功能全擠在小小的十坪空間當中,所以丹尼爾要上課店門就要關起來停止營業,算起來是滿克難的作法;從聖杯六班開始,Isabelle小姐又租了另外一間的教室專門用來開課,所以後面的五個班就在比較舒服而不克難的狀況下進行。

聖杯班的同學不愧是有聖杯牌組的特色,彼此之間的感情特別好,常會在課程結束後還會自發性地辦些聚餐或聚會,有時還會邀請丹尼爾參加;不過由於丹尼爾心態的轉變,自聖杯二班結束時主辦了最後一次大型聚會之後,就沒有再辦過全體同學的同學聚會,很多同學就此失聯也算是很可惜的一件事。

聖杯班的開課頻率就不如權杖班時那麼固定,也有幾次訂出開課時間但後來因為報名人數不足而停開,最慘的狀況還有上過三人小班,丹尼爾只好加入練習增加互動性。

在開聖杯班的期間,丹尼爾開始出書,經歷了戀愛、失戀、搬家、找到老婆,在聖杯十班結束後的一個月結婚,也算是很符合聖杯牌組的主題;但是後來Isabelle決定把店務重心放在Aura-Soma方面,就沒有再開其他方面的課程,丹尼爾的占星課程和塔羅課也暫停下來,直到另一個緣份出現,丹尼爾的塔羅課又重新再出發!

三十個班的回憶(一):塔羅權杖一到十

有人說開始寫一些回憶的東西,表示自己老了!!不過丹尼爾只是覺得已經上完三十個塔羅牌入門班,不寫點什麼來記念也說不過去,每班寫一篇又好像沒有那麼多東西可寫,那麼就十個班一篇,有看到的同學再上來補充好了!

丹尼爾第一個開收費塔羅班的地方,在台北市東區SOGO百貨對面巷子裡的形色餐廳,由於好友Regina的介紹,找到這個地方開課,老闆與老闆娘都是很好客而熱心的人,對於當時(2000年)還算是新鮮貨的塔羅表示願意支持的態度,在塔羅牌當中權杖代表了理想性與行動力,果然在經營這十個班級的過程當中,除了需要豐富的行動力之外,也保持了高度的理想性。

現在想起來在經營權杖班時有許多實驗性的作法:例如一開始只是想開設塔羅班,並沒有想到什麼入門、進階、高階的區分方法,但是由於權杖一與權杖二班當中有許多的「高手」出現,很多人都想要學更多東西,因此就在權杖二班之後開設了第一個進階班,但是由於上過進階班的同學又想要學更多東西,所以在權杖四班上完第二個進階班之後又開設了第一次高階班,丹尼爾的塔羅牌三階課程大綱也漸次發展出來。

另一個實驗性質的作法,則是建立學生的實習制度,在同學上完進階班之後,安排他們在餐廳駐點幫人算塔羅牌,一方面是讓學生有多一點練習的機會,賺點外快貼補家用,同時也是幫餐廳衝人氣!丹尼爾當時幫學生設計收費拆帳的制度與塔羅諮詢記錄表,有空還會去看看有沒有什麼問題。

當時固定於每週三晚上開塔羅入門,進階或高階就要另外尋找時間,每次八堂入門上完,就會空出一週的時間,讓老闆娘去聯絡以前的同學回來聚會,除了增進同學的感情互相交流之外,也是增加餐廳的生意嘛:)由權杖二結束後到權杖九結束,這當中辦了八次的同學會,雖然每次參加的人數不一,但每兩個月一次固定的塔羅聚會在當時也是很少見的。

在權杖班當中也有失敗的實驗,其一是權杖六班的暑期班,試著每週下午上兩次課,在兩個月之內把入班與進階一次上完,不過由於成效不彰,之後就都嚴守一星期上一次課的規律;其二是權杖十的家教班,由於AJ兩位同學想要上比較私密的家教班,所以選在A同學家上課,不過丹尼爾發現上課同學太少的授課效果也不好,所以這也是唯一一次開家教班的例子。

後來由於形色餐廳改裝轉型經營,變得不太適合開設塔羅課的形態,之後又有另外一個緣份出現,所以丹尼爾的塔羅牌聖杯班就在另外一個地方展開。

即將來臨的忙碌九月

雖然早有料到今年下半年的忙,但是把時間排到這麼滿倒是近年來少見,眼尖的讀者應該早就發現在丹尼爾的網站上看到接連不斷的開課訊息,沒錯!九月丹尼爾就忙著開課,下週開始一.三.四晚上是塔羅班,下下週開始二晚上和三下午是占星班,加上原本還沒結束的週五晚上塔羅班,將會在九月的第二週遇到週一至週五晚上全滿,外加星期三下午有課的忙碌盛況。

除此之外,認識天使的第一堂課將在十月出版,九月還會有一些前置作業要完成,以及下一本塔羅書也在如火如荼地趕進度當中,看起來網站改版及部落格換版面的計劃是不太可能在近期之內著手進行了。

閱讀全文

被迫展望未來的一群人

展望未來-怎麼看都是一件正面的事情,但有一群人每每要被迫去展望未來,而且不一定是展望自己的未來,這群人就是有在寫星座運勢的占星作家!以目前臺灣的媒體生態來看,丹尼爾粗估這群人應該不少於五十人。

怎麼說被迫展望未來呢?星座運勢不論要登報.上網.出雜誌.出書...等等,都要有一定的前置作業期,若以現在2007年才過一半多的狀況,大部分要出2008年年度運勢書的作者都已經把明年的運勢看完寫完了!八月交稿,九月排版印刷,十月出版已經算是晚的了,不信的話大家九月到書店去看看,各種2008運勢XXX應該都已經出現在架上販賣了!

以丹尼爾自己為例好了,七月的星座運勢六月要交的話五月就要開始寫,說是活在下個月的天象當中也不為過,如果是以月刊來看,每年十一月、十二月、一月、二月的雜誌,大多會有大篇幅的年度運勢報導,而這群占星作家就得由前一年的八月一路寫到十二月底,每每落入明年運勢的展望當中;當2008年來臨,這群人又要開始展望下一個年度了。

被迫展望未來,雖然辛苦但也非全然沒有收獲的一件事,至少你會保持對於天象變化的敏感度,賺一點點稿費以及與編輯們建立良好的互動關係;附加的收獲也許是增加一點點的知名度,不過就丹尼爾的觀察,寫星座運勢招致的批評恐怕比名聲多得多吧!

不同的訂價策略會吸引到不同心態的學生

近來陸續有朋友要開課,也問到丹尼爾有關神秘學課程如何訂價的問題,其實就丹尼爾來看,不同的訂價策略會吸引到不同心態的學生,除了感覺對得起自己的良心之外,如何去掌握潛在學生的心態也是很重要的部分;基本上丹尼爾把上神秘學課程(包括占星、塔羅等等)的人心態分成三類:好奇.有強烈興趣與想要執業;不同的訂價策略都是「合理」的,只是道理各不相同而已。

丹尼爾認為對於神秘學好奇的人應該不少,不過這些人通常不會願意花太多金錢與時間在學習上,而是把神秘學課程當成其他休閒娛樂(例如看電影、唱歌等)的替代品,所以這種人會參加的課程通常都是時間短、價位低(甚至免費)的體驗型課程或演講;若是想要吸引這些人來參加課程,訂價當然是越便宜越好,以市場上實際運作的狀況,由免費到單場五百元以下的演講課程,客群目標應該都是只對神秘學好奇的人。

有些好奇的人在參加完體驗課程之後會產生強烈的興趣,或是由日常生活經驗和閱讀當中接觸神秘學而想要認真地學習,這些人就會願意花比較多的時間和金錢來學習,上課或買書在他們看來都是很正常的開銷.所以若是把課程的時間拉長並把價錢提高,就會嚇退一些只是好奇的人,篩選出具有強烈興趣的學生。在市場上實際運作的狀況,單堂課一千元以上或是整天兩千元以上的課程,就明顯地會有篩選學生的效果了。

但是收費最高到多少還算合理?單堂課三千元很貴嗎?總價十萬的課程很嚇人嗎?套句某位命理前輩的話,「我們不能說他們貴,只能說他們的價位高」,但是願意花那麼多錢來學東西的人,除了本身興趣強烈且經濟狀況足以負擔之外,很多人還是會考慮到投資報酬率的問題,因此價位很高的課程就容易去吸引到「希望學會之後能賺大錢的學生」。

丹尼爾自己價格定位,是希望走所謂的「中價位」去吸引對於神秘學有強烈興趣的人,同時也不會太對不起自己的荷包;但是丹尼爾並不希望來上課的學生盲目地投入這個行業,所以也就不會去開那種以「上完課就開業賺大錢」為號召的高價課程了。

三個人的三條道路

算一算,和立淇大姊與小魯學長認識也快十年了,三個人雖不是常常見面,但是於公於私大家也常互相研討幫忙,當年我和小魯還是對占星有熱情的小毛頭,遇到另一個對占星有理想抱負的大姊姊,最大的轉折就發生在土星先後進入我們三人的十二宮時,三個人走上三條不同的道路。

土星進入十二宮,代表受到因果業力牽引的時刻,占星課本上都再三提醒要「低調、低調再低調」,特別是我和小魯的本命土星都在十二宮,看來不會有什麼好事發生。

小魯的「大限」最早出現,他決定出國避禍到巴黎去念書,除了本科歷史之外,還拜師學了塔羅,移民到英國之後又進入占星學院進修占星,等到土星進入一宮,就開始發表專業的占星書籍,嚴然是喝過洋墨水的占星大師。

立淇大姊的「大限」第二個到,當時也曾立下心願到英國念占星(時間可比小魯來得早些),沒想到身陷媒體與感情的糾葛當中,最後還是決定留下來繼續在電視圈努力,雖然在土星十二宮那段期間各種不利消息八卦不斷,但等土星進第一宮之後,早已站穩電視占星一姊的位置,加上經紀人用心打理,開始以明星之姿勇闖演藝圈。

反觀小弟,最早去參加英國占星學校的函授課程,最早開班授課,但最後沒去把占星學位拿回來,也不上電視,反而連發了幾本塔羅專書被出版社封為「塔羅教父」,土星進十二宮時談戀愛結婚,土星進一宮時小孩出生開始當奶爸!興趣也由占星轉向神秘學,這也是當初始料未及的吧!

土星進十二宮時辛勤,土星進一宮時收獲,小魯學了知識得了學位成為占星大師,立淇大姊出了名得了事業成為明星,小弟則是娶了嬌妻當了奶爸,三個選擇變成三種不同的人生。

認識天使的第一堂課完成!

歷經不少生活上的變化,終於把「認識天使的第一堂課」寫完,當中寫寫停停也花了將近一年的時間,到出版應該會比原本預期的慢上一年半吧!說實在的,丹尼爾寫神秘學的書銷量都不如塔羅書,能支持自己寫下去的主要動力,其實是對於神秘學研究的興趣,如果只是要賣錢的話,應該是出塔羅書比較快一點...

下一本書,目前的計劃應該是塔羅書,不過由於俗務纏身,不知是否能在預定的時間內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