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卜預測與自由意志

所有預測的工具都會遇到同一個問題,也就是預測與自由意志之間的關係;如果預測是「神準」的,那麼這件事情當中必然沒有自由意志發揮的空間,但若有自由意志發揮的空間,那麼預測就常會有「失準」的狀況,很多人強調自己占卜是「神準」,自然就去否定了被占卜者的自由意志。不過就丹尼爾的觀點來看,占卜預測與自由意志並不必然衝突,這樣的觀念對於一個被占卜者而言尤其重要。

其實占卜出來的末來狀況,是以現在所發生的事情為基礎,依照一定事理而推論出來的狀況,在「因果律」的影響之下,有很多事情雖然還沒發生,但是由於你已經種下「前因」了,等到因緣俱足的時候「後果」自然就會出現,所以預測這件事情一點都不神奇。

舉例而言,你今天在商店買一萬元的名牌包包刷了信用卡,依照帳單週期來計算,你會在下個月的帳單看到這筆交易,所謂的「前因」就像是刷了信用卡的行為,而「後果」就是帳單上的數字,雖然「後果」還沒發生,但要預知你會在帳單上看到這筆交易並不是很難的一件事。

由這樣的角度來看,預測與自由意志並不相互衝突,因為你是以自由意志種下前因,那麼因緣俱足之下必然得到果報,在西方神秘學當中稱這種現象為「業(Karma)」,所以只要有足夠的証據與法理上的推論,要作到「神準」也不是很困難的一件事情。

只不過就丹尼爾的觀點來看,占卜的目的並不在於「神準」,而是在於「趨吉避凶」,所以當我們透過了占卜知道自己所面對到的狀況,更進一步是要以自由意志去決定下一步要作什麼!如果你發現自己下一個月根本沒錢去付這一萬元的帳單,那麼是否可以在猶豫期之內把包包拿去退貨,那麼就不會在帳單上看到這筆費用了!若是來不及退,也可以把包包拿去網拍賣掉,雖然會損失一些價差,但至少可以多湊一些錢來還卡債。

許多人不想為自己的人生負責,把占卜出來不好的事情全怪給占卜者,或是覺得這件事情必然會發生努力也是沒用,這都是自我放棄的消極作法;即使占卜出來的狀況事情並不妙,現在當下的你仍然有自由意志,能作出選擇與行動去彌補這個不好的狀況,把自己的主體性與主導權交給占卜者,才是占卜會「神準」的主要原因。

閱讀更多

臨門一腳或是錦囊妙計

有些人對於塔羅牌占卜有不切實際的期待,希望自己人生的所有問題都可以利用占卜來解決,或是與占卜者談談之後自己的人生就從此改變,其實就丹尼爾的占卜經驗來看,塔羅牌占卜沒有那麼了不起的作用,頂多就是臨門一腳或是錦囊妙計而已。

通常占卜者會在當場覺得「有效」的狀況,大概都是發揮了臨門一腳的作用,也就是說來問卜的當事人心中早已有了這樣的想法,只是還有一點猶豫不決,所以想找人確定一下自己的想法,所以當占卜者的話與他心中的想法相同時,就發揮了臨門一腳的作用,鼓勵了當事人往這個方向去改變。

不過實務上來看,若是問卜者的想法與占卜者的話不同時,會聽勸的人真的只是少數,大部分的人還是固執己見的居多,丹尼爾常開玩笑的講,「人類真是一種任性又自以為是的生物」;不過遇到這種狀況丹尼爾還是會努力地把該講的話講完,該勸的事情也勸完,畢竟被當頭棒喝之後就立刻大徹大悟的人是極少數,但是如果這些「聽不進去的話」有幸成為他記憶的一部分,就有機會成為有用的錦囊妙計。

其實丹尼爾常會和客人聊天談到,「也許我們今天見面的緣份,是老大(可能是上帝、菩薩、佛陀或其他高於人類的存在)要我帶一句話給你,但是我也不知道這句話會在什麼時候出現,也許一見面時就說完了,也許到算完之後閒聊時才出現,不過為了讓這個目標盡量能達成,我們還是多聊兩句比較保險」。

所以就丹尼爾的觀點來看,有時錦囊妙計並不是占卜者故意設計的,而是老大要我們帶的那句話,當有一天當事人遇到相對應的狀況時,這句話就會在他的心中浮現出來,幫助他離開現實的困境。

閱讀更多

為什麼學習塔羅牌要了解牌義?

學習塔羅牌是不是要了解牌義,在很多人的想法當中都有很簡單的答案,但在網路上流傳的意見卻非常紛亂,有些人認為不必太去理會牌義的問題,另一個極端則是強調正統牌義的重要性,其實當中最大的差別不在於使用什麼樣的塔羅牌(如馬賽、偉特、托特等),而是在於使用塔羅牌的觀念與方法,如果能對這些關鍵有所了解,那麼就能知道自己到底需不需要了解牌義。

通常建議大家不必要太去理會牌義的人,所持的理由大多是「你了解太多牌義會被牌義給限制住」,或是「死背牌義就無法靈活地解牌」,但若深究這些話的背後,似乎靈活的解牌並不是以對牌義的理解為基礎,那麼也許很大比例我們可以推論他們的解牌是以「靈感」為主,所以當對牌義了解太多就會落入理性的思考而限制了自由的靈感,沒有靈感就無法解牌,因此就建議大家不要太在意牌義。

相反的,強調正統牌義的人大多認為「對於牌義的理解是解牌的基礎」,而且「不依照基本牌義解讀的都是沒有根據的說法」,若是去看這些言論的背後想法,似乎很重視某個權威或基礎,而且大多數都是以理性思考的方式來解牌.因此只要找不到合理的思考軌跡,就容易被他們視為胡言亂語。

在丹尼爾看來以上兩種講法都有一定的道理,只是適用於不同的人,對於那些看到塔羅牌就很有感覺的人來說,對於牌義的理解並不是很必要的,因為這些人只要依照看到塔羅牌當時的靈感,自然可以濤濤不絕的講出一番大道理;所以嚴格來說並不能說這些人在「解牌」,因為塔羅牌只是觸發他們靈感的工具,甚至同一張牌在兩次占卜當中也可能出現完全相反的解釋,判斷的標準就是自己的靈感,因此解釋也就能靈活不受到限制。

至於那些看到塔羅牌不會有豐富感覺的人,常常是參考前人的研究經驗,用理性的方式去思考塔羅牌與事件的對應方式,這個時候對於牌義的理解就成為不可少的基礎,否則一切的思考就沒有了起點,甚至會啞口無言不知從何說起;對於這些人來說,學習牌義不但不會限制他們的思考,反而會因為隨著對於牌義理解的增加而更能靈活運用,解牌也就更得心應手了!

所以在考慮要不要去學習牌義的同時,最要的是了解自己是哪一種人,如果你本身是靈感豐富的人,那麼學習牌義對你來說並不是必要的,但若你是看到牌不會有什麼靈感的人,那麼丹尼爾還是勸你花點時間去深入理解每張牌的意義吧

閱讀更多

塔羅牌是一個分類系統

不論是何種占卜系統,必然是可以將簡化的理論和複雜的事理對應起來的系統,以其精微的理論以簡馭繁地描述各種複雜的狀況,塔羅牌作為一種占卜系統,必然也有這樣的性質。

塔羅牌具有大牌與小牌的區分,將抽象與具體,神聖與世俗區分開來.再依照人與事的分別將小牌分成宮廷牌與數字牌兩個部門,所以一般來說,我們都把塔羅牌稱作三層結構。

若是以大牌來說,在二十二張牌要呈現出所有的抽象概念,那麼必然不可能是「定義式」的,而是「類別式」呈現方法,在理論上而言,所有的理念必然可以被歸入某一張大牌的類別,否則這就不是一個完整的分類描述方式。

在大牌的分類當中,精確的說應該是有二十一類正面表列性質的類別,以及另一張牌來代表其他類-這張牌就是愚者.所以在理解大牌時,不太可能「窮舉」相關的理念和事物,而只是一個「類」的概念,而每個類別當中應當是包含許多不同的理念,落實到具體的人事物上,每張牌都有無限的可能性。

在宮廷牌當中,主要是將人物分成四個不同性質的階級,再將每個階級分成四種不同的角色,也就是把所有人物分成十六種不同的類別,理論上來說,這十六種人物應該能代表所有不同類別的人,所以當你遇到一個人,也應該可以把他歸入某一類的人物當中才是。

最後在數字牌當中,將事情分成工作、感情、金錢、及相關的問題四大部分,每個大部分都分成十種不同的變化狀況,其實是最具體和生活化的部分,這種分類雖然簡單好用,但是其中也是包含了各種不同的可能性,而每個人的生活也常是這四有部分不同比例的混合,這就要看每個人不同的體會了。

學習塔羅牌的一開始,大家會尋求快速簡單的方法,因此會以「定義式」的關鍵字去學習牌的意思,但是當更進一步的時候,還是要以「類別式」的方法來檢驗自己學習的成果.若是能把自己已知的理念、人物、事件都放入到塔羅牌的分類系統當中,我們才說你把塔羅牌的意思學通了。

PS.本文2004-10-07原發於鄉村部落(2007年轉貼)

閱讀更多

學習塔羅與學習外語

這篇文章不是要告訴大家要學好塔羅牌就要好好充實外語能力,這樣才能去接觸更多更廣的資料,在這裡丹尼爾要以大家都曾有過學習外語的經驗,來類比學習塔羅占卜的過程,好讓大家可以了解各種學習方法的優缺點,並依照自己的習慣選擇自己適合的學習方式;塔羅占卜的解釋,通常都是把塔羅牌所呈現出來的訊息解讀出來成為人類的語言,所以丹尼爾常類比為把塔羅語言翻譯為人類語言的過程。

若是以學習語言來比喻,對於每張塔羅牌牌義的認識,就相當於認識外語的單字一樣,有些人認為需要背單字,有些人覺得不用背單字,這就和學習塔羅過程中需不需要背牌義的爭議有點類似,以丹尼爾個人的經驗來看,基礎的牌義是必須要記憶的,如果連單字都完全不認識,要去學一種語言就幾乎不可能了。

現代塔羅牌的占卜牌陣,可以比喻為學習語言的句法,當使用固定位置意義的牌陣占卜時,就如同使用固定的句法來造句和翻譯一樣,雖然有人覺得失之生硬,但是對於初學者來說是很好的指引;不使用固定位置意義的牌陣占卜,則是比較接近自然語言學習法,應用大量的對話和閱讀讓你在反覆練習中慢慢熟練,但當中仍然有其邏輯性存在.以丹尼爾的觀點來看,使用固定位置意義的牌陣是比較穩當的方法,有基本句法的指引比較不會出大錯,而不使用固定位置意義的牌陣占卜,雖然感覺上比較自由,但是發生錯誤的機會比較高。

至於某一張牌與另一張牌同時出現的綜合解讀,則可類比為片語或慣用語的學習,會這些綜合解讀的方法可以更深入地看到一些東西,但即使完全不懂照基本的方式解釋,也可以解讀出正確的答案;以丹尼爾的觀點來看,綜合解讀的方法五花八門,也屬於比較進階的技巧,所以並不建議初學者去使用。

有些人在解讀塔羅牌當中十分強調靈感或是直覺,其實大部分只是一種解讀習慣的反射,就如我們熟悉一種語言之後,可以不假思索地說出符合語法與文意的句子,這並不是所謂的靈感或直覺,只是一種習慣成自然的語感而已.在丹尼爾的教學經驗中,不論是使用何種方式學習,經過足夠的練習與訓練之後,幾乎所有的人都可以產生所謂的「塔羅語感」,到了這個階段,就不用非常費力地去分析單字(牌義)和句法(牌陣),而能自然地解讀出正確的訊息。

至於在占卜當中給當事人的建議,則可以類比為「文學評論」的功能,你必然要先能看懂這篇文章才能評論,所以占卜當中給當事人的建議必然立基於對於塔羅牌正確的解讀,但是就如文學評論有品味、層次、角度的不同,占卜者給人的建議也有各式各樣不同的可能性,這個部分就取決於每個占卜者個人的觀點與人生歷練了

閱讀更多

上過課就能成為職業的塔羅占卜師嗎?

這幾年塔羅牌在臺灣開始流行,號稱學過塔羅牌或會算塔羅牌的人也越來越多,曾有學生問丹尼爾,為什麼不以「能執業的專業塔羅占卜師訓練班」為號召?以丹尼爾的經驗來看,單靠塔羅占卜作為養家活口的職業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以為上過課就能成為職業的塔羅占卜師則是太天真的想法,以執業的希望來吸引學生,若是之後他們發現真相並不是如此,該如何對學生負責呢?

丹尼爾的塔羅牌課程是以大量的上課練習來養成學生占卜的實力,雖然說大部分同學都能學會基本的占卜技巧,不過即使是同一個班上的同學,彼此之間的程度也差別很大,能有職業級的實力除了天份之外,自己的努力也是很重要的一部分;要丹尼爾去保証每個來學習的學生都能達到職業級的水準是不可能的一件事。

即使有學生的實力到達職業級的水準,丹尼爾也不建議學生走進塔羅占卜這個行業,因為只算塔羅牌要活下去都很困難了,更別說要養家活口;以目前台北市行情價一個問題三百到五百的水準來看,要達到基本工資約一萬八千元來說,一個月就要有三十六到六十個客戶,也就是一天要有一到兩個客人才能存活,問題是對於一個初初入行的菜鳥來說,一個星期能有一兩個客戶就很不錯了,如果再扣掉要租攤位或是場地費用的成本,活不活得下去都是個問題。

除了現實的考量之外,自身的性格及對占卜的態度也會影響到執業的可行性,例如有些占卜者太容易受到問卜者的事件影響自己的情緒,或是會對於已經占卜過的事情念念不忘,這些人都不是很適合作職業的塔羅占卜者,若是勉強自己執業而大量的占卜,可能很快就會被負面的情緒攪亂自己的生活,甚至影響到自己的健康。

所以對於已經上過課又有心作職業塔羅占卜師的學生,丹尼爾大多是「懇談勸退」的比較多,丹尼爾認為與其把塔羅占卜當成一個專職,不如配合你目前的職業作為輔助工具比較實在;例如丹尼爾有一些學生是保險業務員,他們就會用塔羅占卜作為服務客戶的工具,不但容易增加現有客戶的信任,在開發新客戶時也多了一個話題。

閱讀更多

塔羅占卜求準的迷思

許多人在學習占卜時有所謂「神準」的迷思,認為占卜者應該什麼都知道,所以不斷去追求各種技術的精進,希望能達到無所不知的地步,不過丹尼爾總是在第一堂課就提醒開始學習塔羅占卜的學生,再怎麼神準也不可能比當事人知道更多的細節,所以求準有其極限,只是一味求準就容易在學習塔羅占卜的過程中迷失方向。

一般在進行塔羅占卜,其實是分成解釋與建議兩個部分;所謂的解釋,就是依照牌的狀況去解讀已經發生的事情和未來發展的狀況,所謂的建議,則是基於解釋提供給當事人如何去面對與處理的方向;一般人認為占卜的「準」,指的是解釋與實際發生的狀況相符合,但常常忽略了建議的重要性。

其實一般人來占卜,自己對於已經發生的狀況都十分了解,占卜者充其量只能幫助當事人釐清問題而已,所以丹尼爾常開玩笑講,要算一個人的過去你絕對沒有他媽的準;對於未來狀況的預測能力,則是隨著占卜者的能力有所不同,但大方向上正確也不是很困難。

希求神準,不外乎對於過去的事情巨細彌遺,或是對於未來的事情料事如神,不過丹尼爾覺得這兩者也都是不可能的任務;過去的事情,你知道的再多不可能比當事人知道更多的細節,準絕不可能準過當事人的媽媽;未來的事,可以透過人的努力去轉變,更何況大部分的人來占卜都是來尋求指引,你告訴對方一個完全不可能變化的絕對答案,也不符合他們希望趨吉避凶的心態。

很多人學習塔羅占卜迷失在求準的道路上,殊不知準並不是占卜當中最重的事,以醫生為例:如果一個醫生從來都不誤診但常醫死人,而另一個醫生雖有時誤診但從來不醫死人,你會覺得哪個是好醫生?準,不過是診斷正確而已,能給出好的建議才是能不能幫助到當事人的關鍵。

閱讀更多

塔羅占卜者的勇氣

對於一個塔羅占卜者而言,回答問卜者的問題是一種義務,但是遇到無法回答或看不出來的狀況,拒絕回答則需要勇氣,由於一般人認為塔羅占卜者”無所不知”的錯誤認知,導致對占卜者產生一種不得不回答的壓力,或是由於問卜者熱切地追問,而引誘占卜者以過度推論或猜測的方式給出答案,這對於問卜者及占卜者而言都不是一件好事。

其實塔羅占卜有其明確的界線和範圍-只能算近期的事件(期限最多不超過一年),一次只能處理一個明確的事件,以及只能問當事人有關且具有關鍵影響力的事件;但每一次的占卜訊息的明確與否則不盡相同,因此若是超出界線和範圍的問題會看不出來,而若占卜的訊息較為模糊則就無法看出細節,這是所有占卜都可能遇到的”極限”問題。

確實有一些占卜者深信占卜「沒有極限」,也就是任何事情都可以問,所有問題也都可以回答,就丹尼爾的看法這種想法未免過於自信,同時也不夠謙虛,這種過度自我膨脹的心態下進行占卜,難保不會遇到牛皮吹破的一天。

不過即使占卜師對這些極限心知肚明,但願不願意讓客人知道自己也有「極限」則是另外一回事,因為有些占卜師會認為「如果你問不到極限的話就讓你誤以為沒有極限也好」,這樣「造神」才會成功,也能增加客戶對自己的崇拜和信任,不過這種造神的作法久了,要誠實地承認自己也有極限就成為面子問題,也可能因此而必須過度推論或猜測才能回答客人的問題,這時候失準的危險也就大大的增加了。

其實丹尼爾認為最保險的方式,是在一開始就承認自己有極限,並把界限說清楚,在界限之內的事情,自然就能很有把握的回答,超出極限之外的問題,也能有勇氣地拒絕,這才是占卜者真正勇氣的展現。

閱讀更多

該找牛郎?心理諮商師?或占卜師?

作為一個占卜從業人員,丹尼爾對於自我的期許是「能對客戶說實話,並且能提供良好的解決建議」,不過在職業的過程當中,客戶不一定會這麼期待,反而是想從這裡得到其他的東西,丹尼爾有時候會開玩笑的說「牛郎、心理諮商師和占卜師各司其職,如果不想聽實話就不要來找我」。

很多客戶(特別是女性客戶)常會期待占卜師能多說一點中聽的話,能在他們遇到人生困境時安慰一下受傷或空虛的心靈,不過就丹尼爾的觀點而言,要找人說好聽的話,應該要去找牛郎(或酒家女),而不是來找占卜師,人家陪酒陪笑的一個小時收你多少錢?占卜師又收你多少錢?更何況占卜師絕少會比牛郎(或酒家女)來得帥氣(或美麗),無法達到賞心悅目的效果。

另外一些客人,則是只想找人說說話,發洩心中的情緒,其實這些人也不應該來找占卜師,而是應該找心理諮商師聊聊,因為心理諮商師的工作主要是聽你說話收你的錢,而且是計時收費,在某些醫院還有健保門診可以掛號,算是經濟實惠的好選擇。

什麼時候該來找占卜師呢?應該是你面對到困境想搞清楚狀況,並且希望得到好的建議時才來找占卜師,而占卜師的職責是告訴你現實的狀況,而不是聽你說話發洩情緒;同時占卜師也是要提出建議,而不只是說好聽的話,這樣才會對客人真的有幫助。

閱讀更多

塔羅日記與每日占卜的不同

從2004年丹尼爾及許多同好出了一堆塔羅牌占卜的書之後,「塔羅日記」在臺灣似乎開始成為一個流行的說法,支持者認為這是學習塔羅牌的好方法,而反對者則嗤之以鼻不屑到了極點,向日葵同學還為此寫了一篇塔羅日記的實作與功用來進一步說明書中不足之處,丹尼爾雖然在網路上回了幾篇文章,但反對者始終認為「塔羅日記是一種占卜」,而不願意接受其為一有效的「非占卜練習法」,丹尼爾認為這是因為大家不太清楚塔羅日記與每日占卜有何不同。

基本上在臺灣,丹尼爾算是「塔羅日記」的始作蛹者之一,從2000年開始收費教學到現在,每個班級總是花很多時間在和學生談論塔羅日記的觀念,也帶著學生作塔羅日記的練習;塔羅日記的教學設計,靈感來自於Joan Bunning在Learning the Tarot一書中提到的「每日占卜(The Daily Reading)」,但是丹尼爾上課的設計,是將塔羅日記與占卜練習當成兩種互補的練習,所以這裡針對塔羅日記與占卜練習的不同提出一點基本的介紹:

一.目的不同

占卜練習是以實戰解答事件的問題為主;塔羅日記是以觀照自己整體生活能量狀況為主。

二.條件不同

占卜練習必要有特定範圍的問題與事件;塔羅日記則不必提出任何具體的問題。

三.方向不同

占卜練習是由牌面意義去推論出事件的狀況;塔羅日記則是由一天的事件當中搜尋思索出與早上抽到的牌義有何對應。

四.時效不同

占卜練習觀察的重點是當下的事件,只對特定事件短期內有意義;塔羅日記則可以經年累月不斷增添,越是長期的觀察越能看出自己人生的某些特性,經由反省得到改進。

有些人以為塔羅日記是每日占卜,所以認為抽到的牌應該會反映這一天當中「我認為重要的事」,或者「對我有特定的啟示」,但是這樣的期待只會發生在每日占卜當中,而不會發生在塔羅日記當中,塔羅日記只是一種對於生活的觀照,但並不具有趨吉避凶的功能,也因此它就不會有占卜的特性和功能,把二者混為一談,再來攻擊塔羅日記只用一張牌去占卜的缺失,是犯了邏輯上「打擊稻草人」的錯誤。

學習塔羅牌只能透過占卜練習嗎?也許反向的塔羅日記可以提供給大家另類的思考空間。

閱讀更多